从嫌疑人到普法者……

“感谢检察机关给了我们公司活下去的机会,我一定要把企业做好,还要做一名义务的交通法规宣传员……”

2019年8月27日,当几十名区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和区工商联的民营企业家们参加静安区检察院“检察护航民企发展”开放日活动时,一名中等个子、身形微胖的年轻男子,手捧 “明察秋毫、公正廉洁”的锦旗出现在检察院的门口,他一边送上锦旗,一边紧紧握着曹坚副检察长的手恳切地说。

男子叫肖华,原是静安区检察院办理的一起危险驾驶案的犯罪嫌疑人。

如今却成了交通法规的代言人,

这到底怎么回事?

故事还得从2019年7月1日检察院收到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卷宗说起,材料显示2019年4月19日23时许,肖华和朋友聚餐,因为喝了些酒,他便叫代驾开车送其与朋友小蔡回自己公司。路上,因小蔡质疑代驾绕路,双方发生口角,代驾将车开至肖华公司楼下后就甩手不干了,肖华付完代驾款后就独自驾驶将车挪至公司车位,待他回过头来找小蔡时,却发现其与代驾已有了肢体冲突,对方还叫来了民警。双方被带至派出所后,代驾举报肖华酒驾,民警一问他都招了。

案情很简单,却又疑点重重

明明叫了代驾,到了目的地却又自己驾车进车库,是逞能还是另有隐情?代驾报警是因与小蔡发生肢体冲突,怎么就变成了举报酒驾?肖华究竟行驶了多远?……

带着这一连串疑问,承办检察官重新讯问了犯罪嫌疑人,询问了相关证人,调取了街面监控,并实地勘测了肖华的行车距离,发现代驾最后的停车位置就在肖华公司楼下不远处,此时双方已有争执,所以当导航提示车子已到目的地,代驾就不干了,肖华也没有强求其停到指定停车位。当晚,肖华原本与妻子相约在公司碰头后一起打车回家,但一想如果就这样把车停在路边过夜显然不合适,考虑到那只是一条不过200米的“断头路”,深更半夜又没什么车和人,停车点离车库也就几十米远,自认酒醒得差不多的肖华就抱着侥幸心理启动了发动机,独自将车徐徐开进车库,停放妥当后,与妻子会合一起去找小蔡,然而等待他的却是出乎意料的举报。

经鉴定,肖华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已达到危险驾驶罪的定罪标准。经勘测,其醉酒驾驶距离约50米。

案情越发明朗之时

承办检察官收到了一封按有十几个鲜红手印的情况说明、一份悔过书和一张家庭情况证明等,原来肖华是本市一民营建筑装饰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,公司尚有几十项工程处于收尾关键期,这些项目均由肖华亲自负责,一旦其离开,不仅客户受损,公司可能倒闭,员工也将面临失业,公司员工请求轻判;肖华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,上有年迈父母,下有5岁孩子,他深感懊悔。

承办检察官陷入了沉思,并将案情及时作了汇报,曹检听完轻声说道:“重视定性证据固然重要,但对罪轻、罪重等犯罪情节证据的收集、认定也是我们的本职,要综合考虑犯罪性质、情节、后果、认罪悔罪态度等,对自愿认罪认罚的,适用认罪认罚程序;对可诉可不诉的,依法从宽处理。检察机关要主动发挥职能,优化营商环境,保护民营企业健康发展,最大限度避免‘案子办了,企业垮了,家庭散了’。”

认罪认罚 坦白从宽

后经区院检委会审议决定,鉴于肖华系初犯、偶犯,未造成严重后果,有坦白情节,认罪悔罪态度好,又自愿认罪认罚,结合案发时间、地段、行车距离等,最终对其作出了相对不起诉决定。8月13日公开宣告当天,曹检当面对其进行了训诫,肖华当场表示吸取此次教训,并警示身边人,也要强化对公司员工的守法教育。

从嫌疑人到普法者,这一小小转变的背后却蕴含了大大的深意。

文中人物为化名

文字丨杨晔 苏双丽

图片丨顾家奇

音频丨苏双丽

编辑丨张晓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