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违建难拆,新违建还在盖,拆违这条路究竟还有多远?

导读

北京市近年来启动了“老旧小区综合整治”,其中,治理违法建设是工作的重点和难点。2020年是老旧小区整治的收官之年,小区内“顽固性违建”的问题该如何破解?

小区内违建各式各样,居民深受其扰

“问北京”2019年曾经关注了东城区安外西河沿小区、朝阳区逸翠园小区、海淀区八里庄街道马神庙一号院等老旧小区内的违建问题。这些小区里的居民都深受违建的困扰。

张先生:上次我搬家,那个车根本就过不来,这个通道本来就很窄,万一要发生一个火灾,车根本就进不来,消防车,你看这通道多窄。

王女士:你上面加建了,你对楼下的影响是非常厉害的。因为你这个承重已经设计了最大负荷,你现在这么加建,对楼体肯定有影响。

孟女士:你看这个1、2、3……(数建筑物数量),这不是盖的全是吗?这要着了火怎么救?人都进不去。

拆违工作越到后期,问题越顽固

报道播出后,有的违建顺利拆除,有的还矗立在原地,拆除工作遇到困难。1月11日晚上,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副主任肖平表示,北京市的拆违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,但越到后期,遗留的问题也就越顽固。

肖平:总体进展这几年还是非常不错,2017年全市拆违是29000个点位,将近6000万平米,2018年的39000个点位,5000万平米左右,去年的是63000个点位,拆了4800万平方米。今年我们安排的是3200万平方米,总量在不断的减少,点位越来越增加,就是说我们每一个点位违法建设的量越来越小,难度越来越大。

来源于网络

肖平表示,针对目前的情况,他们也改进了工作方法,同时也在探索更完善的机制避免新生违建。

肖平:我们一直要坚持一个态度:要坚定有序,根据各个区的实际情况有序地进行推进。去年我们在拆违法建设当中,我们采用了新的措施,我们不仅仅是拆违,我们要“见物见人”,这违法建设是谁干的,这个人应该得进行处理,是否还涉黑,是否还涉恶我们都会查的。对违法行为应该追究违法责任,尤其是新生违法建设。

拆违工作多部门要配合,执法态度要坚决

就如何破解老旧小区内的“拆违难”问题,肖平表示,耐心的劝导和多部门配合是必不可少的。

肖平:顽固性违法建设,第一依法,第二我们要做好思想工作,第三,我们多方要求政府各个部门共同携手联合执法才行,拆违本来是非常难的事情啊,但是我们如果把这件事情做好了的话,老百姓还是很支持我们的。

他进一步介绍说,对于拆除违法建设,要从百姓安全的角度出发,执法部门的态度要坚决。

肖平:因为违法建设大部分都可能有不安全的因素,他可能涉及土地下面就是天然气管线,还可能本身结构不安全,也有可能容易引起火灾。如果我们把不安全的因素能跟老百姓说清楚,老百姓是支持的。执法部门态度一定要坚决,尤其是这些老旧小区里边的违法建设更加影响安全,所以要求执法部门态度更加坚决,要从维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的角度,看待这个问题它的严肃性。

老旧小区拆违可调动基层群众积极性

市人大代表韩克非则告诉记者,老旧小区内的违建有它的特殊性,要充分沟通,可以发动基层群众组织加入前期疏导的工作当中。

韩克非:因为老旧小区里的违建有一些什么鸡棚狗舍的这种,放个煤啊或者院子里有个闲的地方,弄一块地搭个小棚子,是这种。我个人倒觉得应该是跟居民做一个充分的交流和沟通,因为毕竟来讲小区里的违建,他一方面是影响小区美观和公共的环境,还有一方面它不安全。咱们不是也在推老旧小区的党建引领物业吗?也就是说在我们小区里边,在业主委员会里边,其实基层党组织还是要正确引导百姓做正确的选择。

北京市政协副秘书长,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:

宋慰祖:违法建设的拆除,这是建立法治社会的一个必然的过程。如果人人都无限地去扩张这个空间,都想把公共的空间圈为己有,那么我们这个城市就会一片狼藉。那么它拆除之后,更重要的其实应该是让它变成我们居民生活的公共空间,比如说我们可以搞出一些小市民广场,在这些空间里边是不是可以搞成更便捷的一些停车设施,还有呢就是我们可以把这些空间绿化,使我们的环境更优美,让大家能够生活得更舒适,而不是说处处都变成房子。

来源于网络

原创稿件 转载需授权 否则举报

记者丨苏宁 编辑丨张钰

值班主编丨唐言